你我都有可能成為布萊克


想必人人都遇過撥打語音服務電話,結果不是忙線中要你聽音樂耐心等候、就是不熟悉代碼輸入操作逾時要你重撥的經驗,遇到這種情況,有朋友建議當語音一開始要你選擇中文、台語、英語時,立馬選擇台語服務,因為只會講台語的客戶最需要直接找「活人」服務,因此服務的速度相對快一些。另一位朋友說,他都選擇英語服務,因為無論如何對方都得安排一位客服接聽英語電話,而撥英語的客人最少,所以得到服務的速度最快。以上,雖是玩笑話,但《我是布萊克》(I am Daniel Blake)裡的主角布萊克(戴夫約翰斯 飾)實際遭逢計時收費的語音服務電話忙線中的困境,而且一等就是一小時四十五分鐘。


《我是布萊克》被譽為肯洛區最平易近人的動人新作,榮獲坎城影展金棕櫚獎最佳影片,有別於過往描述社會邊緣人困境的人本關懷,這回肯洛區的主角是一名按時繳稅、無不良紀錄、正直善良的普通公民,卻因不會使用電腦,加上官僚體系的條條框框,讓這名59歲意外發現有心臟疾病的木匠,尋找政府救濟補助津貼卻頻頻被拒於門外。


導演肯洛區安排帶著兩個孩子的單親媽媽凱蒂(哈莉絲奎爾斯 飾)也遭遇相似的處境,於是兩個同病相憐的小人物彼此互相幫忙,當布萊克陪同凱蒂前往民間慈善機構「食物銀行」領取救濟品,餓壞的凱蒂忍不住當場打開罐頭食用,而布萊克則維持他不靠民間救濟的骨氣(因為他不是遊民、乞丐),拒絕了食物銀行的好意。儘管布萊克全力支持凱蒂一邊就業一邊恢復上學的計劃(典賣傢俱也要親手製作書架給凱蒂),但找不到工作又求助無門的凱蒂,為求溫飽只能向下沉淪。


隨著物價高漲、社會福利負擔愈來愈沉重,布萊克和凱蒂的遭遇隨時可能就發生在我們自己身上,舉例來說,通不過「巴氏量表」評估的重症獨居老人,急需長照服務的居家服務項目提供協助,但長照機構卻因資源與人力不足,要求自行自費聘售人員照顧,於是通不過巴氏量表無法聘用合法外勞,卻又負擔不起合法的本地看護工資,獨居老人的困境根本進退兩難。又或是申請到公益住宅的低收入戶,卻因公益住宅距離工作機會相對較多的都會較遠,於是即使有房可住,卻得負擔龐大的交通費與通勤時間,兩相苛扣後低收入戶依然陷進經濟困境。


《我是布萊克》除了布萊克和凱蒂與她的兩個孩子之間的動人情誼,最讓我感到有意思的情節,應是布萊克的鄰居,外號「中國佬」、靠打零工維生的黑人年輕人。「中國佬」想靠直接從中國生產線拿到的經典足球運動鞋謀利,店面售價150英磅,他只賣80英磅仍被圍觀的有意購買者嫌貴。或許,導演有意呈現英國高物價的現況,即使生產線移至廉價的中國工廠,回銷國內的產品依然貴到令人咋舌。也或許,導演有意透過對英國足球隊如數家珍、比英國球迷還要英國人的中國山寨供貨商,來批判山寨橫行導至經濟受挫,於是社會福利不得不官僚的高門檻來加以限制。因為對導演的企圖不明,我也搞不清肯洛區到底是支持英國脫歐?或是支持英國留在歐盟?


《我是布萊克》精采的述事手法讓人感同身受,肯洛區對社會議題的見微知萌發人深省,當劇情走到最後,坐我旁邊的觀眾忍不住雙手合十,而我也眼泛淚光,電影感人的力道不言而喻。




代筆"布萊克致愛妻"


歐,吾愛
慶幸妳沒有見到我的潦倒難堪
我曾為自己努力奮戰
屢次碰壁不曾絕望
我只是不明白
但求溫飽為何成了卑微願望

歐,親愛的
我知道妳脾氣剛烈
肯定為我義正辭嚴喝桌拍案
我愛妳的聰慧善良
愛妳循規蹈矩誠實大方
更愛妳絕不輕易放棄對抗


歐,吾愛
我眼泛淚光
彷彿看到妳微笑站在窗旁
小魚吊飾輕輕搖晃
召喚我陪妳一起大海遨游
氣宇軒昂迎向陽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