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失控的晚餐》遊走在失控邊緣

失控的晚餐 Sieranevada


Cristi Puiu, 2016


包含嬰兒和鄰居總過20個人出場的彈性疲乏家庭聚會,廚房、臥室、書房、廁所、樓梯間、車子裏面,高度流暢的關警閉電影,華人看得心有戚戚焉。廚房收音機的歌頗有心機,歌點優異。


親屬關係層次分明,看的強迫症如我非常安心,用國事隱喻家事,用家事比喻國事,用聚餐表達牽扯不清、曖昧不明的道德處境,情商太低的人會看得覺得焦慮和多餘。我們活的都對也都錯。


個人認為公允的說,缺點有二:一、引出家庭戰爭的911陰謀論橋段,有點過時而顯得太想得獎,刻意迎合今年美國大選情勢。二、不斷pan的過動鏡頭雖然顯示出走位之複雜調度,但有時候成功有時候失敗,微美感疲乏。技術無疑,成敗自在人心。我覺得問題上類似達頓的新片,但比起從一開始就選錯設定來說,這部片難度和成就相對高了。


個人認為可以攻擊故事的結構有無如此安排之必要,但這等於是要把其他羅馬尼亞新導演一起戰進去,如果你曾經喜歡過慕基,那你就不能忽視普優在調度和諷刺上的能力。所以攻擊篇幅等於是攻擊作者人格,攻擊節奏感差沒有做出層次,等於是在說你不喜歡高度流暢的東西,這是作者論的倫理問題。


本片主題是知識分子的荒謬,而篇幅使然,讓觀眾質疑作者拍攝意圖,兩種荒謬只有一線之隔,我對於導演走在邊緣的勇氣感到佩服。有時候,導演能讓失控也是一種高難度美學。